<sub id="pjx9t"></sub>

        <th id="pjx9t"></th>

            <track id="pjx9t"><meter id="pjx9t"><listing id="pjx9t"></listing></meter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【2018年物种日历】10月6日 乌桕

              读图模式

              五年前我刚接触自然科学,还是个植物盲,认识的植物?#36824;?#29399;尾巴草而已。某天在小区里路过一棵小树,突然心血来潮拍下叶子,发到果壳上求鉴定,很快就收到了大神回复。这使我对植物达人万分崇敬,觉得他们只要看到植物,植物上方?#31361;?#33258;动升起只有他们自己能看见的电子信息标签。

              五年后,至少在本地范围内,我也已进化为一台人形自走植物标签机,甚至知道家门口的狗尾巴草不止一种。午夜梦回,我时常想起那棵激发我植物学热情、使我走上科普之路的小树。如果我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树的名字,也许我的人生将大不相同。

              那棵树,就是乌桕[jiù]。


              五年前的水印尤在,如今小树已长到需要我仰视的高度,我相信它也一定会投以深情回望。图片:霜天蛾

              观赏性极佳

              乌桕属于那种一旦认识了就再也不可能被认错的植物,它的叶子形状很好看,菱形带尾尖,辨识度极高。到了秋季,叶子还会变?#19978;?#33395;的黄色、红色、紫色等,极具观赏性,在园林绿化领域很有价值。叶子拿来做书签也很?#40092;省?/p>


              日本奈良东大寺,乌桕红叶与鹿群成为秋日一景。图片:Talko / wikimedia

              乌桕所在的大戟科,花序结构较复杂,令人迷惑,尤其是大戟亚科中有几类植物的花序,叫做杯状聚伞花序,即一枚雌花和数枚后宫雄花共享一个杯状总苞,就算是放在显微镜下看,都未必能理解。

              但乌桕的花序显然简单很多——雄花和雌花组成一根长达十几厘米的穗状花序,其?#34892;?#33457;?#23395;?#20102;花序上大部分空间,雌花较少,只?#26893;?#20110;花序最下部。花期的乌桕相当壮观,嫩黄色的花序根根挺立,衬着绿色的叶子,很有春天气息。


              一根根乌桕花序。图片:霜天蛾


              黄色的部分是雄花,雌花在最下部,就是那几根绿色的杈。图片:霜天蛾

              鸟类的垃圾食品?才不

              在APGⅢ分类系统中,大戟科被动了大手术,四分五裂,其中乌桕属虽然还在这根大戟的治下,但同样被拆得七零?#23546;洹?#26366;经的Sapium一分为六,乌桕的学名也从Sapium sebiferum变成了Triadica sebifera。从属名来看,后者更好地描述了它作为大戟科成员的形态特征(蒴果三爿[pán],每爿1种子);前者则描述了它的作用,指其树液类?#21697;?#30338;泡——这种树与肥皂有不解之缘,它在历史上常用来做肥皂

              乌桕的英文名?#21697;?#24120;油腻,叫做中国牛油(Chinese tallow),也有稍微不那?#20174;?#33147;的,称为爆米花树(Popcorn tree),可能是来自其蒴果形态。


              成熟的蒴果。图片:KENPEI / wikimedia

              乌桕的蒴果在未成熟时是绿色的,成熟后就变为棕黑色,裂成三片,露出三粒球形种子。种子覆盖有白色的蜡质假种皮,它的种加词sebiferum就是“蜡质果实”。

              乌桕原产于中国黄河流域以南的大部分地区,古人很早就开始利用乌桕种子上的蜡质,制作肥皂和蜡烛。去除了蜡质的种子也可以榨油,这种油有毒,不可食用,但可以用来点灯,按《本草拾遗》的说法“燃灯极明”,连点灯都比其他油亮堂。如今,乌桕油在生物?#21152;?#39046;域也很有前景。


              成熟开裂的果实和爆米花?#32933;?#26377;几分相像。图片:Joseph LaForest,University of Georgia,Bugwood.org

              东晋郭璞所著《玄中记》有记载:“荆、扬有乌臼,其实如鸡头(芡实),榨之如胡麻子,其汁味如猪脂。”因此有人说:“你看,乌桕并非完全没有人?#26376;鎩!?#20107;实上《玄中记》是志怪小说,里面的人好吃毒油,看看就罢。

              虽然榨出的油有毒,但如果不通过物理挤压,乌桕的种子是能吃的,鸟类尤其?#19981;?/strong>,在消化了油脂假种皮后,?#31361;?#23558;种子完整地排出去。因乌鸦爱吃,《本草纲目?#26041;?#20044;桕的释名记为“鸦臼”。

              因为富含高热量的油脂,有人说乌桕的种子是“迁徙鸟类的垃圾食品”。这就是以人之心度鸟之胃了——野生动物冬天难以果腹,食物自然是热量越高越好,不存在营养过剩的问题,不像?#25910;?/p>


              啄食乌桕种子的暗绿绣眼鸟(Zosterops japonicus)。图片:Alpsdake / wikimedia

              山村野趣,少不了它

              乌桕的叶、花、果?#23395;?#26377;观赏性,古人很是?#19981;叮?#22312;描写山村野趣的诗句中,常有乌桕的身影,并与梅、枫、鸦等字作对语

              如?#25509;巍对?#20013;书触目》就?#23567;?#20044;柏?#30830;?#36196;,寒鸦后雁来?#20445;?#21516;样是?#25509;?#30340;《即事六首·其一》?#23567;?#23506;鸦先雁到,乌桕后枫丹?#20445;?#20173;然是?#25509;?#30340;《幽兴》又?#23567;?#38593;后寒鸦至,枫先桕叶赪”。总之就是跟这几种生物杠上了,到底鸦和雁谁先到,枫和桕谁先红,没有?#38750;?#32467;论。

              冬季乌桕种子挂满枝头,?#20999;?#28857;点的白色,如同寒梅。因此在古诗中,乌桕也常与梅作对语。如元代?#26222;?#25104;的《东阳?#20048;小酚小?#21069;村乌桕熟,疑是早梅花”。前文说到乌桕在国外也叫爆米花树,这早梅花出了国,变成了爆米花,乌桕很是伤心,因此决定入侵(大雾)。


              其实远观还挺好看。图片:Elizabeth Benton,University of Georgia,Bugwood.org

              可酿蜜的入侵植物

              本杰明·富兰克林是美国著名的政治家、发明家、科学家,但他不是生态学家。许多人相信,正是富兰克林于1776年把乌桕从英国引入北美,200年后,乌桕在美国南部泛?#27169;?#25104;为危险的入侵物种


              图片:Joseph Siffred Duplessis /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, Smithsonian Institution

              基因检测技术替富兰克林摘掉了这口大黑锅——他只?#21069;?#20044;桕的种子送给了佐治亚州的一个朋友而已,并未引种。

              真正的黑锅来自1905年美国农业部的?#24052;?#22269;植物引?#26893;俊?/strong>,这个听起来像“神奇生物管理控制司”的单位率先在墨西哥湾沿岸各州推广乌桕种植,以支?#20540;?#22320;的肥皂产业,也用于城市绿化。在北美,乌桕因为有毒而没有天敌,兼之生长迅速,蘖[niè]生及繁殖能力强,迅速在美国南部十数个州泛滥。

              乌桕尤其?#19981;?#21463;扰动的土地,在废弃的农田、被洪水和暴风雨破坏的森林等,它们凭借强大的繁殖能力,成为第一批殖民者。乌桕比美国原产的树木长得更快,育龄也更短——种子发芽后,最快3年便能开花结果。


              乌桕的叶子基部还有腺体,会吸引蚂蚁,蚂?#26174;?#20250;在这里“?#25293;痢?#34460;虫。图片:霜天蛾

              扩张乌桕的竞争力已经超越了?#23601;?#26893;被,并有可能损害生态系?#24120;?#38477;低物种多样性。一项研究甚至发现,如果青蛙产卵的水域泡过乌桕果实,这些卵的孵化率会降低。因此在美国南部各州,乌桕已被列为具有?#29616;?#23041;胁的入侵物种,并且禁止销售和引种


              路易斯安那州?#38706;?#37030;自然中心的员工正在展示一片86英亩的区域,这片区域于2005年被卡特里娜飓风带来的洪水淹没,在随后几年中,乌桕占领了这里超过一半的面积,?#20848;?#38656;要十多年?#25293;芡?#20840;清除。图片:washingtontimes

              ?#36824;?#23545;于美国的养蜂人来说,控制乌桕不是个好消息。乌桕的花蜜无毒且质量高,已成为美国南部养蜂人的主要蜜源。尤其是墨西哥湾沿海各州,在这些地方,耐盐碱的乌桕挤走了海?#19981;?#27827;口的?#23601;?#26893;物,建立了自己的殖民地。养蜂人?#19981;?#36801;到乌桕种群繁盛的地方,以获得高质量的蜂蜜。

              无独有偶,刺槐(洋槐)也是优良的蜜源,但在日本被列为有害入侵物种而受到严格控制。日本养蜂人成立了一个 ?#25226;?#27088;蜜保护协会”来与之对抗,美国养蜂人或许可以效?#29575;?#35797;。

              -------- ?#25910;?#24555;乐的分割线 --------

              让岁月凝结成?#25343;鰨?#35753;我遇见你。2018年《物种日历》,每日零点,一同品鉴?#25343;鰲?/p>

              >>>>> 目录帖 <<<<<

              关注微信公众号“物种日历?#20445;℅uokrPac),还有更多精彩内容!



              评论 (2) 只看楼主

              全?#31185;?#35770;

              • 1楼
                2018-10-09 10:19 吐钱的ATM 只看Ta
                因为富含高热量的油脂,有人说乌桕的种子是“迁徙鸟类的垃圾食品”。这就是以人之心度鸟之胃了——野生动物冬天难以果腹,食物自然是热量越高越好,不存在营养过剩的问题,不像?#25910;?br>

                ?#25910;?#20570;错了什么

                [0] |
              • 2楼
                2018-10-12 11:10 stalk 只看Ta
                引用@吐钱的ATM 的话:?#25910;?#20570;错了什么

                不符合自然生物的属性,阳光活泼

                [0] |

              ?果壳网    京ICP证100430号    京网文[2015] 0609-239号    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    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

            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    举报电话:18612934101    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    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

              今晚开马奖结果百度
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pjx9t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pjx9t"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pjx9t"><meter id="pjx9t"><listing id="pjx9t"></listing></meter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pjx9t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pjx9t"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pjx9t"><meter id="pjx9t"><listing id="pjx9t"></listing></meter></track>